谈论:香港式暴力运动反噬西方将无可避免

谈论:香港式暴力运动反噬西方将无可避免
社评:香港式暴力运动反噬西方将无可避免  加泰罗尼亚别离主义运动的支撑者们揭露喊出学习香港示威者的标语,推行香港示威者“be water”(像水相同)的战术,戴蒙面口罩,以削减被捕的风险。他们于星期一星期二占据机场,迫使大批航班撤销。示威者还阻塞公路和铁路,点着垃圾箱。他们的标语便是:把加泰罗尼亚变成第二个香港。  西班牙法院星期一对9名加泰罗尼亚分裂主义运动领导人判处了9到13年拘禁的重刑,引发当地形势最新一轮的爆破。可是之前的对立都是平和的,可见香港继续4个月动乱中示威者大规模使用暴力给加泰罗尼亚急进人士供给了新的演示,让后者大开脑洞。  西班牙政府成为加泰罗尼亚形势骤变的受害者,官员们对暴力进行了激烈斥责。美国和西方的政客明显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曾经欧盟和美国都坚决支撑西班牙政府冲击加泰罗尼亚别离主义运动,可是现在示威者打出了“学习香港”的标语,而香港发作的示威又被西方描绘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线”,这道风景线这么快就向西方回流,无疑是很为难的工作。  一些西方干流媒体对加泰罗尼亚的最新对立活动采纳了低沉报导战略,淡化香港形势与该地区形势之间的感染联络,也不怎么杰出加泰罗尼亚示威者要把那里变成“第二个香港”的标语。看来这件事让整个西方言论都备感败兴。  不只西班牙,英国的环保主义者也企图学习香港示威者的战术占据机场,同样在澳大利亚,也有一批环保主义者企图仿照香港示威者采纳举动。香港示威者的暴力方法有嫁接到西方社会广泛存在的各种问题上的预兆。加泰罗尼亚更像是一个开端。  西方经济总体上不景气,阑珊、移民问题和原有的种族冲突及政治撕裂都制作了许多不满,暗潮涌动。西方人在这个时分将香港暴力示威树立成“典范”,对他们本身是很风险的。由于我国社会有抵抗香港骚乱向内地分散的强壮基因,许多开展我国家也对这种“典范”是冲突的,西方言论对香港暴力示威的赏识只会在他们自己的社会里构成真实的影响。而从长远看,这注定是他们挖给自己的圈套。  香港的暴力活动底子不是对“独裁”的抵挡,施加到香港社会上的所谓“独裁”完全是臆造出来的。香港事态的暴力化开展,恰恰是西式民主体系下才更简单有的产品。香港示威者先是在该体系下钻空子,然后撕出口儿,直到无法无天地与法律准则对立。他们应战西式准则的这个进程一旦被西方社会里边的不满集体仿效,就可能构成仿制,或许仿制基础上的变异。  美国和西方的一些精英是让地缘政治及意识形态的极点思想搞昏了头,只由于香港动乱会给我国形成费事,他们就把香港急进示威者捧上了天。岂不知香港的事态因“一国两制”之隔感染不到我国内地去,而西方却对香港骚乱的分散没有免疫力,谁被感染上谁不被感染上,简直只能听其自然。  加泰罗尼亚是第一个被染上的,但它必定不是终究一个。假如这个全球化的国际不一起对立应战次序的暴力政治运动的话,那么不能扫除西方终究成为新式暴力运动的重灾区,遭到他们鼓舞的香港骚乱的无情反噬。